凯尔西气质类型测试-建筑师

< ![CDATA[ http://tg.chouti.com

建筑师INTP

他们是以谋划系统结构和设计结构模型为目的的人,他们将世界看作一些原材料而已,他们自诩为组织大师。
他们更倾向于训练战略方面的才能,倾向于建造者的信息型的角色,由于性情矜持,注意力高度集中,他们更喜欢建筑师的角色。这类人非常稀少,约占人口的1%,因而一般场合不容易见到他们,即使见到也不容易辨认。他们很少介意别人是否明白和接受他们的思想。他们会以自己所能的任何方式及努力来进行学习。
他们珍视自己和他人的才智,总是关注科学原理和自然规律。建筑师只将他们的研究局限在与当前问题相关的事物之上,他们总是比别人要专注。他们还热衷于分析问题,直到完全理解问题所有的复杂性为止。一旦他们理解,就会牢牢抓住。因为他们极力渴望掌握和谐与差异的规律,因而可能会表现得有些势利,对缺乏才能的人表现得很不耐烦。他们所引以自傲的聪敏有时候可能导致他人产生敌意和采取防御措施。
他们是思想和语言表现得最为精确的一类人,他们在辩论或者讨论中表现得令人钦佩。他们把所有讨论看做是达成理解的一种探索,并相信自己的作用是减少矛盾。他们很难勉强自己去听无意义的谈话,总是指出别人的谬误,让人觉得跟他们谈话是很不愉快的经历。
他们使用的是复杂的、技术性强的语言,并且尽力回避多余的话。不擅长文书工作,无法忍受常规性的琐事。不喜欢受到干扰,安静、并往往独立的完成工作,除非是和亲密朋友在一起,否则他们总是显得很羞涩,而他们谨慎的特性又难以被人洞察。这些,使得他们不容易被人理解,真正的能力也很少能被意识到。
一个机构如果想有效的利用建筑师的才干,就必须给他配备一支高效率的、支持他们的队伍,这些人能够领会他们刚刚萌发的思想,以免他们失去兴趣而转向另一个想法。

适合的工作:
逻辑学家、数学家、技术专家、科学家、教师。

适合的伴侣:教导者
往往是有着杰出适应性的。建筑师,内向、喜欢探索、极易沉浸在自己的抽象世界中,可能会因为找不到能够聆听他们、欣赏他们的伴侣而感到失望。幸运的是,教导者们,外向、成竹在胸,拥有丰富的想象力,是别人成长的促进者,并能够激励别人展示自己最美好的人生。建筑师感到这种活力和个人风采的结合极其具有诱惑力。

关于家庭:
以严肃的态度对待婚姻,忠实尽职。他们不是很喜欢在家中举行很多的社交活动,也不会亲自安排此类事物,而更愿意由配偶去作这些。如果对他们强加干涉,他们会退回书本的世界中。然而他们性情平和、顺从,只要不违反他们的原则,就是很容易生活在一起的。他们坚持自己的渴望和情感,对别人却很迟钝,有种令人失望的麻木心态。但对配偶而言,他们是神秘的。
他们是尽职的父母,喜欢和儿女在一起,并严肃的看待养育问题。他们把每个孩子看做是独立的个体,享有权力和优厚待遇,以及孩子的自主权。他们不把自己的期望强加给孩子,从不对他们进行身体和语言上的攻击。但也会想方设法,告诫孩子。

关于领导:
他们更常以产品出名,而非工程。并非说他们不擅长协调的工作,只是他们更乐于制造模型。他们乐于从事系统设计工作,阐释一个机构的造成部分,以及之间关系,规划最有效的组织形式。

您所属于的大类 > > 理性者

语言―――抽象型
理性者很少谈论自身观察到的事物,多把想像中的事情作为谈资。他们更多提及的往往是想法而非物体。理性者超越观察到的、能感知的或基于经验的事物而选择想像中的、概念化的或推论性的事物作为谈话内容。他们尽量避免琐碎的、不相干的,多余的话语,虽然他们也知道有些多余的话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却极不愿意陈述显而易见的事情,或重复一些观点。
他们默认,对他们容易的事情,对别人也应该容易。理性者对定义异乎寻常的苛求,他们大部分时间都致力于特性的总结。让人有“吹毛求疵”和“拘泥于琐事”的感觉,甚至理想主义者会觉得理性者的琐细分析冒犯了他们,进而处心积虑的抹煞理性者所精心提炼的特性。但理性者并不介意受到奚落。
理性者经常注意到别人话语中微不足道的范畴错误,却很少评论。然而,如果这样的语句出现在辩论中,他们会完全出于本性的指出。

使用工具―――功利型
他们将工具的有效性看得比社会认可重要多了,即不管工具是否合法、正统,他们并不是喜欢违背,而是不拒绝与社会群体进行合作,把取悦他人和规则放在次要的位置而已。但又和艺术创造者型的人不同,他们的功利性是针对实际操作的,而理性者的功利是倾向于有效性的。他们愿意听取任何人关于方式方法的有益建议,但是如果别人不这么作,他们也会认为无所谓,在别人的眼中,有些傲慢。

5.2理性者的兴趣:

喜欢有关系统的工作,很少受到道德的吸引,他们对自然科学很感兴趣,对发现自然的规律有强烈渴望。他们对于技术的追求是投入且长久的,为机械和有机体深深的吸引。有机体是:人类学家、生物学家、动物学家、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

5.3理性者的人格定位

对待现在―――实用的
十分在意有效性,也必定在行动之前预期有意识行为的实际价值,即以最小的努力实现最大的目标。并非懒惰,而是额外的努力会让他们感到烦恼。他们对社会习俗,不是怀着敬意的而是抱着务实的态度,从而避免过失,他们极力反对人们犯同样的错误。

对待未来―――怀疑的
他们倾向于怀疑,因而希望运用全部的人性努力来避免过失。没有什么是确认无疑的,唯一毋庸置疑的事情,就是理性的怀疑行为。

对待过去―――相对的
在他们看来,事件本身无所谓好坏,而是取决于某人看待他们的方式。他们认为事情是相对的,对待挫折采取相对论赋予了理性者一种唯我的世界观。即其他人并不能完全理解和分享我们的意识,每个人在意识里都是孤独的,也是独一无二的。

生活的地点―――路口
并不把事件独立起来,而是关注事物之间的关系。

生活的时间―――间歇
对他们来说,时间是受到某个事件限制和界定的一种间歇、一个片段,只有事件本身,才可以讲到时间概念。

5.4理性者的自我形象
构成自我形象或者自我观念的,一般是三个方面,即:自尊、自重、自信,它们相互产生影响。

自尊―――聪敏
理性者感到自豪的是他们在完成许多和各种各样自己所专心投入的工作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聪敏性。

自重―――自主
自主是他们的源泉,即使在不考虑结果的时候,理性者也希望尽量按照自己的规则生活,依靠自己的智慧了解社会,并根据独立的程度给予自己相应的尊重。他们都是个人主义,反对任何将主观标准强加给他们的企图。

自信―――坚定
只要感到自己具有坚强的意志或不可动摇的决心,理性者便比较自信。

5.5理想主义者的价值观

本性―――镇静
理性者喜欢平静的心境,这种特制在混乱和躁动的环境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但他们并不是表面上那样冷淡和与人疏远的。

信赖―――理性
理性者唯一无条件信赖的事物就是推理,只有在一定条件下,才相信其它事物。

向往―――成就
他们的特征之一就是渴望成就,平静的外表之下,有着一种令他们备受煎熬的渴望,即实现他们为自己制订的目标。

寻求―――知识
理性者关注的是知识的积累,对知识的寻求有两种目标:即必须同时了解“怎样寻求”和“寻求什么”。

珍视―――敬意
当理性者被一位敬慕者问及他们对自己所制造某些事物的评论,特别是当这种请求的本意是揭示他们的基本原理时,理性者会很高兴。认为这种敬意是给予他们的产品的,而非针对个人的。

渴望―――专家
他们往往把技术奇才特别是科学天才视为心中的偶像,有着支配自然界的、别人看起来几乎是神秘的力量,全身心的追求科学的四种目标:预示和控制事件的发展,了解和阐述他们发生的背景。

5.6理性者的社会角色

人类存在两种基本的社会角色,一种是所处社会环境中,自身的地位作用确定的;另一种是我们为自己争取来的。
有三种社会角色在人格研究的因果关系上,起着特殊重要的意义:配偶、父母、领导。

5.6.1婚姻―――思想伴侣

对理性者而言,与配偶共同分享他们所关心的事物是至关重要的。但,这种分享的愿望,限制了他们的择偶范围。理性者通常将择偶作为一种困难、甚至是危险的问题来解决,他们告诫自己不允许出错,因为这是终身大事。
但,他们是令人愉快的伴侣―――忠诚、没有怨言、性爱热烈,在人际交往中正直、光明正大,并且没有独占欲。但是,他们不容易接近,而且有些复杂。

择偶
理性者不喜欢花费过多的时间和精力用来建立社交联系,他们不仅认为约会有些荒唐可笑,而且很不容易参与娱乐活动,约会往往会成为他们的考验。即使在青年时期,他们仍有可能在约会的时候,表现出某种程度上的拘谨和笨拙。
他们进入大学或工作环境后,也会出于一定的目的到处约会,但,当他们确立了比较固定的恋爱关系后,便不再有这种冲动了。他们从个人伦理方面,厌恶性交杂乱,他们大部分不会向人谈起他们的风流韵事,几乎不与朋友讨论他们当前的性生活。保持隐秘及严肃承诺的肉体关系,是理性者恋爱中的常见模式,也许是因为他们习惯于十分缓慢的发展性爱关系的缘故。
恋爱对于理性者而言,是在间或困难的寻找一位他们认为值得为之进行私人投入的人。理性者型的人,希望能了解自己正在做和将要作的事情,希望仔细思考之后再确立恋爱关系。一旦确定,他们就准备进一步投入自己的感情,急切根据构思的脉络发展恋爱关系,当然,前提是对方正在对此做出响应。无论长期短期的恋爱关系,他们都希望另一方是认可的,如果不能,他们或许会耸耸肩,带着淡淡的遗憾走开。理性者一旦经过认真寻找之后确定了自己的伴侣,一般不会再改变心意了。
理性者中的协调型的人(陆军元帅和策划者)比工程师型的(发明家和建筑师)人更富于计划性,他们往往会很快拒绝不符合条件的人,而工程师则在择偶过程中显得相当被动。他们都可能和碰到的第一个品质优秀又向他们表示好感的人结为百年好合,只是为了解决婚姻大事而已。虽然弊端很多,但是,除非他们的选择是完全不幸的,否则他们都会恪守承诺,并想尽一切办法维护好这段恋情。
虽然理性者的择偶过程表现出过重的人为控制色彩,但它仍然对其它气质类型的人有吸引力。艺术创造者,赞赏理性者追求有效行为和摆脱传统束缚的倾向,同时也乐于尽自己所能让他们生活得快乐些,劝他们不要过于严肃、压抑的对待工作;护卫者,高度评价理性者的严肃和压抑的对待工作,真心的帮助理性者体验到踏实可靠的感觉,为他们提供愉快而传统的社交活动,并引以为傲;理想主义者,受到理性者的吸引是最强烈的,不仅由于他们的思想适应性和共同的兴趣,还因为理想主义者对理性者目标专一、全神贯注的人格特征赞叹不已,这与他们思想漫无边际、注意力分散的本质是多么的不同啊。
一旦选定了伴侣,理性者便感到自己对这种关系负有责任,不仅仅是形式上的。社会的规则不对他们构成影响,而他们自己制定的行为标准却是必须考虑的。婚姻不是他们的承诺,单独的承诺才是。

婚姻
一旦对某人投入了感情,理性者便开始自由自在的满足他们各种各样的兴趣,相当迅速的面对婚姻中的主要问题。他们常被配偶谴责冷淡和无动于衷,以及表面的疏远和漠不关心。理性者对此感到惊诧,因为他们自己知道自己内心是涌动着火一般的热情的。但,这确实是大部分理性者婚姻中的冲突根源,表面和内在反差如此之大的原因是他们对效率的追求,和对自主性的渴望。
他们常常沉浸在获取知识的事务中,使得他们与现实脱节,即使和配偶共处一室,却看起来遥不可及,他们的配偶为此经常抱怨。虽然查觉不到,但是理性者并非是漠不关心或反应迟钝的,一旦这些事情进入到他们的视线中,他们都会表现出真实的兴趣。
而双方的口角也是存在的,因为伴侣希望理性者能够不用自己提醒就能注意到自己,而无需别人提醒,所以他们抑制着不断升级的怒气对待理性者主动向自己表示兴趣和爱情,当这个希望落空,他们就会谴责对方。
理性者一直在用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成果,这些可以解释他们为什么相信逻辑推理的准确性,或者在别人犯错时显得那么严厉无情,抑或是在他们注意力集中的时候,面露愠色。
同时,效率观念成为理性者婚姻中最常见的难题,即理性者型人情愿向伴侣谈及爱情,使他们因自己的沉默而受到感情的伤害。理性者并非不爱自己的伴侣,而是厌恶陈述显而易见的事实,往往不会对其情话绵绵,而他们的伴侣或许正渴望这些。
理性者表面冷淡的原因,是他们原则性的坚持自己以及配偶的独立自主精神。他们是所有类型中,最善于自我指导和思想独立的人,反对甚至憎恶被迫违反个人意愿行事或按照别人的规律生活。因此,如果理性者从配偶言谈中查觉出哪怕最轻微的压力,要求或暗示他们要遵从社会规范,他们都会阻止及拒绝合作。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比如打扫房间、帮助购买杂货、为社交聚会挑选礼服等的小事。他们的拒绝方式可能是沉默、消极抵制或冷冷的叹气,很少会说不,或提出抗议,但却不会直接听从吩咐。他们会为了避免争吵而保持缄默的我行我素,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才会允许自己的自主性受到削弱,但是同时,他们的烦恼也会随之不断增加。
除了这种导致关系紧张的反抗之外,他们也极不满意从内心深处涌出的,试图控制其他人的人体自然冲动(欲望、情感、嗜好、期望)。理性者也像所有人那样有许多失去理性的冲动,虽然他们本性不信任这些冲动。他们对自己冲动的紧密控制,也会给他们的婚姻带来损害。即使与最挚爱的人在一起,他们也会不动声色的克制和隐藏他们的情感。这些,都强化了理性者冷血的形象。理性者的亲人往往会惊奇地发现他们具有从未表露过的某种技能、兴趣或性格特点。
他们不仅按照自己的见解生活,而且也期待着配偶也能按他们自己的意愿生活。自身依赖为他们所不齿,对期望自己给予幸福或完整的配偶,他们没有丝毫的同情心。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无法把握配偶的行为,而且他们自己也觉得自己无权干涉他们。他们以旁观的态度愉快的看着孩子成长,养育孩子对理性者来说是件幸福的事情。遇到喜欢争吵的伴侣,他们通常会避免自己卷入的退后一步,观察对方,静待他们的怒气过去,殊不知,这往往进一步激怒了对方,加深了矛盾。
他们毫无占有欲的照顾着他人,并将这些延伸到物质上,他们对身外之物不是很感兴趣。土地,是理性者强烈希望拥有的,有利于保障他们的自由和自主。家就是他们的城堡,避免外界的干扰。而对工具的占有,是他们的另一个弱点。理性者的家里,可能以任何形式堆积着大量的书籍,各式各样的。他们记不得纪念日,且不太注重外表,也觉得没什么必要。

伴侣组合
尽管存在种种误解,但无论男女理性者,确实能够在很大的程度上赢得配偶的欢心。他们与各种气质的人皆有可能缔结美满婚姻,但是需要注意些棘手问题。

理性者&艺术创造者:
理性者缺乏占有欲,不愿意与配偶起冲突,这与艺术创造者热爱自由的天性配合的极为默契。理性者觉得艺术创造者和他们一样不拘礼仪,赞赏他们对工具和功利的追求,同时,觉得他们善于娱乐,能帮助自己忘记一些烦心的事,释放压力。但是,如果艺术创造者对他们的摆布增加,理性者也会觉得他们轻佻,并对于不喜欢讨论抽象事物的他们觉得兴趣索然。

理性者&护卫者:
护卫者作为理性者的伴侣,是有着不可估计的优势的,即作为家庭稳定而可靠的核心。理性者沉迷于象牙塔里,常常会远离家庭生活中的日常劳动,护卫者情愿帮他们作家务和管理琐事,还负责引导他们参加社交活动。但是,理性者感觉护卫者过于唠叨,因而将严格保护自己的自主性不受侵犯。护卫者精于部署却对抽象的东西不感兴趣,理性者可以不和伴侣交流这些,但长此以往,会觉得自己正在丧失某种重要的对外联系。

理性者&理性者:
他们有共同的话题,一旦有机会走在一起,会展开热烈的讨论。但,这种竞赛有时候会变得很不客气―――理性者将会在争辩性的讨论中,致对手于死地。他们往往都沉浸于自己的世界里,忘了对方,隔阂逐渐加重,两者必须有一人懂得放下手中的工作,主动与另一方进行接触。

理性者&理想主义者:
同理想主义者结婚可能是理性者的最佳选择,他们有共同的兴趣,并把他们安全的联系在了一起。同时,理想主义者给俩人的爱情注入了热情,吸引着那些善于自我控制的理性者。冲突也是固有的,希望在友好气氛下辩论的理想主义者,和理性者辩论,对他们来说是件繁重的任务。另外,理性者对表达情感的抵触,和理想主义者对情感表达的渴求,成了他们婚姻关系中,永恒的难题。

5.6.2养育子女

理性者型的孩子
他们被称为“冷漠之人”,无疑他们是四种类型中,显得较为平静、安宁,而这种天性出生就显露出来了。他们相当宁静和沉默寡言,可能会使不同气质类型的父母感到莫名其妙。并非说他们总是无动于衷,因为在他们泰然自若的背后,可能蕴藏着因努力控制情感而需要承受的压力。也体验到因强烈渴望预测和控制事态发展而带来的紧张情绪。理性者生来便是对这个世界起着战略性作用的,但是,他们只占总人口的6%,他们的父母老师,无法很好的引导他们,所以他们大多依靠自己来完成角色变体。父母经常会对他们的心不在焉感到失望,他们房间总是处于混乱状态,然而他们自己却能清楚的知道每样东西的准确位置。他们收藏兴趣广泛,并对编排和分类很感兴趣。
理性者对各种结构装置玩具(积木、拼插类)有着特殊的爱好,男孩儿把几乎任何物体,都能变成某种类型的攻击武器。他们长大了些,就会开始玩儿国际象棋或策划类的游戏,会对打箭术和空手道等格斗招数感兴趣。如果他们成功了,会那么的自豪,如果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他们会很羞愧。因此,批评他们的失败不是很明智的,过多的失败会导致他们的自尊心受到伤害。
理性者孩子在语言上较为早熟,很早便学会了阅读,并开始在谈话中运用大量词汇,但也有人迟钝些,比如爱因斯坦。他们会有许多恐惧以及重复的梦魇,其活跃的想象力是导致这些恐惧产生的根源。他们不喜欢受到他人的控制和指导,还会倔强的反抗,父母的打骂会深深地侵扰他们,他们极端而长久的对此怨愤。自主性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别人觉得他们“高傲”或“自大”,其实他们只是需要独自思考,保持自给自足的状态而已。因此,青春期后,对父母的经济依赖,都会他们倍感苦恼。他们的自尊在感到依赖的时候下降,时间越长,他们体验到的负疚感就越强。
了解事物的工作原理对理性者孩子尤为重要,并探索每样东西。实际生活中,他们并不是一点儿都不喜欢和他人争斗的,只是如果这种结果是由他们的调查研究引起的,他们很自然的就将其当作必然结果予以接受。父母最好对他们多些耐心,并为他们准备各式各样的玩具,不用很多。最重要的是,为孩子读故事―――科幻、魔法、巫术、英雄、成功的史诗,他们都特别的喜欢,获得的快乐源于他们的想象力。
他们中好多对权威都有积极而永久的不信任感,某些情况下,还会导致他们的蔑视。“试着去做,只有做了,它才会有意义”是理性者所秉持的,他们只有在觉得要求有一定道理的时候才愿意服从,对那些蛮横不讲理的人,很快就失去了尊重。
在理性者孩子平静的外表下,有着对于成就的向往,并困扰着他们。他们对自己的要求很高,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在他们无法实现时,会感到逐渐形成的压力。逐步提高的要求使得理性者型的孩子脆弱地惧怕失败,即使在别人眼中他们正在走向成功,他们却变得越来越紧张和易于兴奋,对周围的事和人表现得很不耐烦。
他们很小就显现出悲观的思想观念,看到他们总是很谨慎的衡量着。尽管他们会听取别人的意见,却总是对别人提出的做法心存怀疑。他们不信赖任何事物,不崇尚权威,但是也有些恃才傲物。

父母和子女―――促使独立者
他们鼓励子女发展一种不断增强的独立性,不会将不合理的行为规范强加给他们。他们尽量通情达理的对待孩子,并尽最大努力帮助其成长。

理性者父母&艺术创造者型子女:
理性者型父母的实用主义观点有利于他们在艺术创作者型子女的成长过程中起到监督作用。他们的客观性决定了他们不会对子女抱有过多的期望,孩子无论做什么,他们都不会感到失望。理性者父母会根据逻辑推理,立即并转移被孩子滥用的特权,正是在艺术创造者型孩子身上非常适用的教育方法,虽然是偶然的。这些适应性很强的孩子,马上就学会在限定的范围内快乐的玩耍。理性者父母对孩子表现出的艺术美感感到惊讶和喜悦,若有机会,他们会提供给孩子系统学习的机会。

理性者型父母&护卫者型子女:
理性者认为和护卫者型子女有某种问题,有时还会有些挫折感。他们感到不知所措,不知道能为他们作些什么,因为没有什么他们认知里的东西是这些孩子感兴趣的。他们对孩子努力适应社会的行为感到疑惑不解,他们模仿别人,竭力与所有人友好相处,这在父母眼中,是极度烦恼的。还奇怪他们为什么那么缺乏安全感,他们那么容易记录那些痛苦、失望、错误和恐惧,父母深感失职和无助,他们无法要求孩子拥有任何渴望。另一方面,护卫者型的孩子,竭尽全力的取悦他们困惑且变幻莫测的理性者型父母。理性者父母最好的方法就是回避,让配偶去监护孩子或任他们成为他们想成为的那种人。

理性者型父母&理想主义者型子女:
理性者父母是实用主义者,他们机敏的发现,对多数孩子有效的管理模式并不一定适用于理想主义者型子女。父母对待敏感易动感情的理想主义者子女,可能会有些局促不安,他们的说服对孩子来说没有意义。虽然他们耐心的说服对孩子没用,但这些父母却不会批评或体罚孩子,因而不会加剧自己的愤怒。父母对孩子表现出的热情和想象力感到满意,也建立了他们之间牢固的感情纽带的基础,并且这条纽带很少会断开。

理性者型父母&理性者型子女:
理性者型的孩子愿意听从理论说教,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愿意接受的道理也越来越多。虽然父母在教育子女时感到有些困难却不会特别的费力,他们自信的认为,只要对孩子的要求是合理的,孩子绝不会让他们失望的。父母对子女许多特点欣喜不已,他们愉快的看着孩子身上和自己相同的特质。但是,他们必须注意到子女对于社交发展的需要,最好有一位其它类型的父母帮助他们了解与人融洽相处的艺术。

5.6.3领导者―――预想家

理性者实践最多,因而协调者和建造者的角色最适合。他们被称为“预想家”型的领导者,能预测组织机构的未来,然后构想计划来有效实现目标。他们的创造性和技巧方面的实际知识,帮助他们把复杂事情简单化,并将模型绘到图纸上,随机应变以提高效率。当被要求运用策略和设计某种新的事物时,他们会感觉很快乐,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些是有价值的工作。
成效管理,对理性者而言,是一种很好的领导模式,他们把长远的战略放在一切活动之前。假如领导集体中没有这样的一位领导者,人们迟早会在混乱中忽略了机构本来的目的。规则、程序和职务都是令人怀疑的,只有符合他们功利性的事物才被允许延续下去。他们很快就能发现任何以拖延、滞缓形式出现的官僚主义,并像实施外科手术般地予以清楚。他们不能容忍官僚主义,并有些无情的抵制,以致那些无法实现价值的活动,被快速的剪除。
他们预见的是十年后的样子,可能难以表达自己的远见。人们跟随他们,是因为觉得他们对未来的想像很吸引自己;但人们也会因为他们回避细节的描述而迷失了方向。他们运用专业且简洁的话语进行必要的陈述,并本能的期待追随者能领会这些他们看来准确无误的问题。但人们往往不能理解他们的分析,而深感失望。
他们不明智的认为别人把工作做好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没必要表示感激,甚至自己说了,在别人眼里是多余且奇怪的。他们虽然理解,却很难让自己产生这种交互作用,他们应当学习理想主义者型领导在这个领域里的行为。
他们对首次参加的事情,满怀热情,但一旦完成他们更希望别人来接受。结果,他们往往觉得结果不是太理想,却不会因为这种失败去责备别人,只是自责。且到了下一次,他们就失去了兴趣。理性者型领导者还有另一个弱点。他们过于关注战略性规划,而忽视了他人的感受,下属会觉得他们疏远甚至冷漠,抱着犹豫不决的心情接近他们,他们很可能会孤立于机构成员的业余生活之外。
还有就是他们只重视聪明的下属、同事或上级,他们对自己和他人都抱有很大的期望,往往超出他人和自己的能力范围。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同样也有极大的弱点,他们会因不断提高目标而烦躁和不满。这种情绪,有时候会表现为不耐烦,而且,他们无法容忍自己和他人两次犯同样的错误。
他们喜欢那些不厌其烦理解他们工作复杂性的观察者,也会响应别人对他们战略智能的承认。只是因日常工作做得好而得到表扬,并无法让他们高兴。对他们来说,需要的是鉴赏者的能力,且不能多说什么。因为就像他们不善于口头称赞别人一样,他们也很难接受来自他人的赞赏。

5.7理性者的角色变体

虽然将四种气质类型分别看作单独、完整的行为状态模式是十分有益的,然而每种气质类型中的个体成员之间,还存在着明显差异。
其中一些善于计划的,倾向于从事搞笑活动的协调者这种训诫型角色;另一些善于探索的则选择有效原型和模型的建造者这种信息型角色。其中前者倾向于陆军元帅或策划者的角色,后者则倾向于成为建筑师或发明家。

]]>

【ZT】2007达尔文奖出炉

< ![CDATA[   DARWIN AWARDS 2007
  
  And once again, it’s time for the Darwin Award Nominees. The Darwins are awarded every year to the persons who died in the most stupid manner, thereby removing themselves from the gene pool.
  
  This years nominees are:
  
  Nominee No. 1: [San Jose Mercury News]
  
  An unidentified man, using a shotgun like a club to break a former girlfriends windshield, accidentally shot himself to death when the gun discharged, blowing a hole in his gut.
  
  Nominee No. 2: [Kalamazoo Gazette]
  
  James Burns, 34, (a mechanic) of Alamo, MI. was killed in March as he was trying to repair what police describe as a “farm-type truck”. Burns got a friend to drive the truck on a highway while Burns hung underneath so that he could ascertain the source of a troubling noise. Burns clothes caught on something however, and the other man found Burns “wrapped in the drive shaft”.
  
  Nominee No. 3: [Hickory Daily Record]
  
  Ken Charles Barger, 47, accidentally shot himself to death in December in Newton, NC. Awakening to the sound of a ringing telephone beside his bed, he reached for the phone but grabbed instead a Smith & Wesson 38 Special, which discharged when he drew it to his ear.
  
  Nominee No. 4: [UPI, Toronto]
  
  Police said a lawyer demonstrating the safety of windows in a downtown Toronto skyscraper crashed through a pane with his shoulder and plunged 24 floors to his death. A police spokesman said Garry Hoy, 39, fell into the courtyard of the Toronto Dominion Bank Tower early Friday evening as he was explaining the strength of the buildings windows to visiting law students. Hoy previously has conducted demonstrations of window strength according to police reports. Peter Lawson, managing partner of the firm Holden Day Wilson, told the Toronto Sun newspaper that Hoy was “one of the best and brightest” members of the 200-man association.
  
  Nominee No. 5: [The News of the Weird]
  
  Michael Anderson Godwin made News of the Weird posthumously. He had spent several years awaiting South Carolinas electric chair on a murder conviction before having his sentence reduced to life in prison. While sitting on a metal toilet in his cell attempting to fix his small TV set, he bit into a wire and was electrocuted.
  
  Nominee No. 6: [The Indianapolis Star]
  
  A cigarette lighter may have triggered a fatal explosion in Dunkirk, IN. A Jay County man, using a cigarette lighter to check the barrel of a muzzle loader, was killed Monday night when the weapon discharged in his face, sheriffs investigators said. Gregory David Pryor, 19, died in his parents rural Dunkirk home at about 11:30 PM. Investigators said Pryor was cleaning a 54-caliber muzzle-loader that had not been firing properly. He was using the lighter to look into the barrel when the gun-powder ignited.
  
  Nominee No. 7: [Reuters, Mississauga, Ontario]
  
  A man cleaning a bird feeder on the balcony of his condominium apartment in this Toronto suburb slipped and fell 23 stories to his death. Stefan Macko, 55, was standing on a wheelchair when the accident occurred, said Inspector Darcy Honer of the Peel Regional Police. “It appears that the chair moved, and he went over the balcony,” Honer said.
  
  Finally, THE WINNER!!!: [Arkansas Democrat Gazette]
  
  Two local men were injured when their pickup truck left the road and struck a tree near Cotton Patch on State Highway 38 early Monday. Woodruff County deputy Dovey Snyder reported the accident shortly after midnight Monday. Thurston Poole, 33, of Des Arc, and Billy Ray Wallis, 38, of Little Rock, were returning to Des Arc after a frog catching trip. On an overcast Sunday night, Pooles pickup truck headlights malfunctioned. The two men concluded that the headlight fuse on the older-model truck had burned out. As a replacement fuse was not available, Wallis noticed that the .22 caliber bullets from his pistol fit perfectly into the fuse box next to the steering-wheel column. Upon inserting the bullet the headlights again began to operate properly, and the two men proceeded on eastbound toward the White River Bridge. After Traveling Approximately 20 miles, and just before crossing the river, the bullet apparently overheated, discharged, and struck Poole in the testicles. The vehicle swerved sharply right, exiting the pavement, and striking a tree Poole suffered only minor cuts and abrasions from the accident but will require extensive surgery to repair the damage to his testicles, which will never operate as intended. Wallis sustained a broken clavicle and was treated and released. “Thank God we weren’t on that bridge when Thurston shot his balls off, or we might both be dead,” stated Wallis “I’ve been a trooper for 10 years in this part of the world, but this is a first for me. I can’t believe that those two would admit how this accident happened,” said Snyder. Upon being notified of the wreck, Lavinia (Poole’s wife) asked how many frogs the boys had caught and did anyone get them from the truck???
  
  (Though Poole and Wallis did not die as a result of their misadventure as normally required by Darwin Award Official Rules, it can be argued that Poole did, in fact, effectively remove himself from the gene pool.)
  
  
  中文翻译为煎蛋网提供
  提名1:San Jose,麦考利新闻
  一个身份不明的男子,把一支猎枪当棍子去砸他前女友的汽车挡风镜,结果由于猎枪走火被击穿,一命呜呼。
  
  提名2:克拉玛祖公报
  詹姆斯·ä¼¯æ©æ–¯ï¼Œ34岁,是一位密执安州阿拉莫市的机械工。他不幸丧生在警察描述为”农用卡车”的下面。事情是这样的,伯恩斯的朋友在高速公路上驾驶这架”农用卡车”,与此同时,伯恩斯则用某种方式把自己悬挂于卡车底盘下,以检测哪里出了问题。而他的衣服被某个地方钩到了,于是他被卷进了汽车的轴承。
  
  提名3:海克里日报
  肯·æŸ¥å°”æ–¯·å·´æ ¼ï¼Œ47岁,意外死于北卡罗来纳州New Town。事故原因是当他在夜里打算起来接电话的时候,他把一只特种Smith & Wesson 38mm左轮手枪,并且该枪在耳边发射。
  
  提名4:多伦多合众社
  警方透露一名在多伦多市中心摩天大楼上测试玻璃强度和安全性的时候,肩膀撞碎了一面镜子,并从24楼坠下身亡。警方发言人称:死者为加里·éœä¼Šï¼Œ39岁,周五夜晚在多伦多Dominion银行大厦向来访的法律系学生讲解玻璃安全性的时候坠楼。霍伊曾在早前向警方演示过玻璃的安全性。Holden Day Wilson公司的负责人彼得·æ‹‰å°”斯内表示,加里·éœä¼Š·æ˜¯è¿™å®¶å…¬å¸æœ€æ£’的员工。
  
  提名5:Weird新闻
  迈克尔·å®‰å¾·æ£®·é«˜æ–‡ï¼Œä»–几年的时间都是作为一个将要处以电椅死刑的谋杀犯,后来他被减刑至终身监禁。然而,当他坐在自己的牢房的金属马桶上修理自己的小电视的时候,一小根电线导致他触电身亡。
  
  提名6:印第安纳波利斯之星报
  印第安纳敦克尔克,一个打火机引发了不幸的爆炸。Jay镇的一个青年男子,在使用打火机照亮漆黑的大口径猎枪的时候被击中脸部身亡。警长描述:死者是乔治·å¤§å«·æ™®çº¦å°”,19岁,死于夜晚11点30分,他父母敦克尔克的庄园。研究人员表示,普约尔尝试检查一管有些失灵54口径的猎枪,他使用打火机尝试照亮枪管,结果引燃了火药。
  
  题名7:安大略省路透社
  多伦多,一名男子在阳台上清理鸟食架的时候从23楼摔下身亡。警方表示:斯蒂法·é©¬å…‹ï¼Œ55岁,当时,站在一个轮椅上,貌似轮椅的移动导致马克的坠楼。
  
  最终获奖者:阿肯色民主公报
  在一辆撞到38国道边树上的卡车中,发现了两名受伤男子。伍德鲁夫镇的警员·é“æ–‡·æ–½è€å¾··åœ¨å‘¨ä¸€æ™šé—´æŠ¥å‘Šäº†è¿™ä»¶äº‹ã€‚查斯丁·æ™®ï¼Œ33岁,Des Arc人,比利·é›··å¨åˆ©æ–¯ï¼Œ38岁,Little Rock人,当时正在回到Des Arc的路上,事前他们去捕捉青蛙。那个漆黑的周日晚上,他们的车前灯坏掉了,两人发现是保险丝烧断了。并没有备用保险丝可用,威利斯发现随身的22口径子弹正好可以嵌入方向盘边上的保险丝盒中,于是他们这样做了。在这之后,一切正常,于是他们继续赶路。他们向前行驶了大约20里,在他们正要驶过一条河的时候,子弹过热,发射,并击中了普的睾丸。由于是普开车,所以剧痛使得汽车一头扎到路旁的路上。普除了下体受伤外并无他碍。威利斯锁骨受伤,在接受治疗后,威利斯说:”幸好当时我们没有在桥上,要不然我们就死定了。”施耐德则表示,这是他10年骑警生涯遇到最荒唐的事情,无法想象两个人会弄出这么一件事情。在时间将要告一段落的时候,普的妻子问道:”抓了几只青蛙?谁把青蛙拿回来了吗?”
]]>

克塞利亚的花

< ![CDATA[

�������� 醒来的时候我感到惊恐。腰和脖子被什么坚硬的东西顶得生疼,寒气侵入了我的全身。我在那段很短的时间里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然后生锈的脑子才转了起来。盔甲,武器,对,当然。敌人,是的。

�������� 我拄着枪站起来,阿里僵硬地站在我身边,一动不动。“他们没来?”说话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毫无生气。他摇摇头,仍然一动不动。
�������� 然后他动了,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倒了下去。地上突然出现的一排弹孔解释了一切。我抬起头,看到一架武装反重力直升机越过防御工事拼出的天际线。然后是另一架,另一架,另一架,转瞬间布满了半个天空。我仰头看着它们,心想如果它们都掉下来的话,我的这些防御工事是不是砸也被砸光了?
�������� 头盔里收到的命令是隐蔽,我扭头向地下防御设施的入口走。对付这些直升机不是一个步兵能做得到的事,我还不想死。防空火箭弹呼啸着从我身旁奔向天空,把一架直升机轰成了灿烂的烟花。然而它们多到令人绝望,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迹冲向基地各处。我隐蔽在一栋建筑的角落,一枚火箭弹在我眼前爆炸,把防御设施的入口炸成了垃圾堆。
�������� 强大的防御工事开始发挥它们的威力了,上百发导弹从基地的各个方向对入侵者发起攻击,空中响起连串的爆炸声,每一次爆炸之间几乎听不出间歇。我伏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听着头顶上激烈战斗的声音,时而有一两架直升机掉落在左近,于是我只好祈望它们掉下来不要砸到我。
�������� 战斗持续了不过五分钟,我从废墟里爬出来看天的时候,刚才如遮天蔽日的蝗虫的直升机群已经不见踪影。基地里被轰炸得一片狼藉,直升机的残骸落得到处都是。维护机器人们已经挥动着爪子冲了出来,回收那些掉落的直升机,作为我们建造的材料。
�������� 杀千刀的,我想。我平生最恨的那种人,叫做破坏者。
��� 这个时代被称作开拓者的时代,宇航技术的大发展推动了全宇宙移民。宇宙那么大,人类能够得到的资源近乎无穷多。穷人不存在,任何人都可以到宇宙开拓公司申请一套飞船和图灵设备,然后朝着那些被标注了“不存在人类”和“环境已被改造”的随便一个星球飞过去。图灵设备让他们可以在那里建设自己的家园。许多人那样做了,他是其中的一个。
�������� 我在健身房里激烈地锻炼,连续地卧推跟我体重相等重量的杠铃,用肩膀扛着杠铃蹲下又起来,夹着板子做阿诺德弯举。偌大的健身房只有我一个人。我满头大汗地洗澡,然后重新穿上盔甲。
�������� 从健身房出来,我开始绕着整个基地慢跑,顺便看看这里到底被毁成了什么样子。基地的边界相当显著,距离基地的建筑大约一百米之外的地面早已被轰成了焦土。我猜测如果从几万米的高空往下看的话,这基地大概就像橙子皮上的一个小疤——整个星球都已经变成了焦土,除了大海,以及这个基地。
�������� 我沿着这个边界缓缓地跑,视线始终注视着基地。防空系统应该没什么问题,上一轮直升机的进攻几乎无功而返;地面的守卫也撑得住。然而地面上的建筑早已经被炸成了废墟,曾经散发着迷人的钢铁气息的瞭望塔如今只剩了半截。我痛恨这些破坏者,我喃喃地说。
�������� 整个基地都是冷色调的,从黑色到蓝色;所以当我注意到前方地面上一点粉红的时候我很惊诧。我走过去,那里竟然有一小丛花!我从来分不清各种植物,说不出它的名字,但它很可爱!花大约有六七朵,似乎是今天刚开的。耀眼的粉色旁边的叶子是黯淡的深绿色,毫不起眼,难怪我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过。我惊喜地看着它,怕这最后一点色彩留在这里会被战火毁掉,然而我把它带走也不见得它就会被保护得更好。思来想去,我该把它留在这里的。
�������� 然而它那么可爱!我甚至生了念头想带一朵回去,可是实在不忍心把它折断。思忖半晌,我恋恋不舍地起身,突然瞥见几米之外的地上竟还有一小株。我走近了去看,却发现这株已经被弹片切成了数段。这显然是不久前的事情,因为那朵花跟还活着的那株一样鲜艳。
�������� 我把那花捡了起来,轻轻地嗅。很淡很淡的清香。
��� 这里曾经没有大气层,曾经覆盖着厚厚的二氧化硅,曾经连最简单的细菌都没有。人类给了她一个大气圈,一个水圈和一个生物圈。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变成了他的家,他叫她做克赛利亚。
��� 他是克赛利亚的建筑师,图灵设备让他可以利用这里的资源建造一切。他把荒原变成密林,在沙漠中开采石油,在山谷中建造城市。他热爱创造,而这正是他想要的生活。
��� 卫兵们在各自的岗位上职守,我缓缓回到自己的位置。破坏者们几乎每天都会对基地发起进攻,每次进攻都会变出一个新的花样。我对此早已麻木,因为我能做的事情实在有限。
��� 一班岗的长度是三小时,交班的时候我的双腿麻了。我拄着枪缓缓坐下来,靠着一处墙壁,身边坐着大个子巴克。我从储物箱里翻出那本破旧的《建造上帝之城》,这书我已经翻来覆去读过十遍了。然而除了读书,我还能做什么呢?
��� 这真是场奇怪的战争。没人知道它为什么开始,也没人知道我们面对的敌人是谁。破坏者凭空冒出来,破坏一切。开始是精确制导的陨石雨,似乎整个星系的小行星或是大石头都被装上了引擎,朝着这个星球猛冲过来。连续三天,那是真正令人灵魂出窍的哈米吉多顿。大陆上的一切都被大大小小的陨石砸成粉末,而且每块陨石掉落的位置决不重合,均均匀匀地把整个星球砸了一遍。最终只留下了我所在的这个一千米方圆的小小基地,那大概是因为联邦法律规定,杀死人类者将被处以极刑。
��� 我想起陨石坑的边缘,然后就想起了我的小花。我从储物箱里把它取出来,那粉红的小家伙仍然那么可爱。如果破坏者那天被消灭了,我一定要把这种花种满整个大陆。
��� 警报突然响了起来,我猛地站起来,身边的大个子巴克比我慢了一拍。破坏者来了。我把花和书塞回储物箱,望向各个方向的地平线,却看不到敌人的踪影。通讯频道里传来指令:往上看。
��� 我抬起头,看到一片正圆形的乌云。它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 美好的生活因为突如其来的星系级陨石雨和破坏者的出现而终结。他的一切创造在这无情的打击下灰飞烟灭,只剩下他最爱的那座城市。他在陨石雨中几度昏厥。
��� 醒来的时候他决定用自己的双手来保护这一切。从理论上说图灵设备可以制造一切,当然也包括武器。他建造了一座比历史上任何要塞都更加坚固的堡垒,用来抵抗破坏者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 所谓理论上说图灵设备可以制造一切,那是因为有些在它能力范围之内的东西是禁止被制造的。譬如人。
��� 那片乌云让我想起了毁灭世界的陨石雨,那时候我真的以为整个世界都要完蛋了。破坏者终于要把这里毁掉了么?如果是这么大的一块陨石掉下来,这片土地上除了一个大坑之外什么都不会留下。
��� 那乌云出现的时候看起来并不很大,也并没有像陨石那样急速地往下掉。它只是慢慢地慢慢地压下来,逐渐侵蚀我的整个视野,让我心跳加速,让我屏住呼吸。没有什么实实在在的东西压在我身上,但我就是觉得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在这巨大的压力下几乎窒息。我想起来了……这是乔纳森�斯威夫特的飞岛!
��� 防空导弹早已飞上了天,在那乌云的边缘炸开一个个小小火花。正是借着这一点参照物我才能估计这乌云的大小和高度,它现在大约离地面有一百米,还在持续下降中;它的直径也许有上千米,大约……就像我们的基地那么大。我身边的巴克吼叫着朝那乌云开了枪,然而子弹在那巨大的反重力飞岛上根本留不下什么痕迹。我切切实实地感到了绝望。
��� 数百枚防空导弹在地面与飞岛之间织出一张密集的网,炸开的时候声音沉闷,仿佛敲破的鼓。有些破碎的金属块掉下来,砸坏了不远处的一座防空炮。那巨大的飞岛并没有反击,它一声不吭,只是慢慢地慢慢地压下来。简直让人发疯。
��� 整个基地都动起来了。反重力直升机飞起来,绕到飞岛上方就看不见了;他们没有回来。各种地面武器开始疯狂地对天开火,我接到的命令是把子弹打光为止。没用的,我知道,没用的。这里终究要被毁掉了。可我还是大吼着朝天打完了一个梭子。
��� 他有时会追忆过去的生活,他怀念那些美好的时光。虽然不像现在这样拥有近乎无限的资源可以用来建造,但那时候他能够与人交流,有人来欣赏他的创作,能够爱与被爱。然而是他自己毁了自己的生活。
��� 那个魔鬼,他不愿想起那人的名字,那人轻蔑地评价他的创造是垃圾,还毁掉了他设计的城市的沙盘。他气疯了,挖出了那人的一只左眼,几乎杀死了他。法院建议他选择自我流放,于是他来到了克塞利亚。
��� 飞岛停下来了,压塌了基地里最高的瞭望塔。大家似乎都打完了自己的那一梭子,一边换子弹一边警惕地观察敌人的动向,于是基地里出现了短暂的鸦雀无声。然后那片乌云动了。
��� 那飞岛原来是球形的。它的外层开始剥落,散开变成碎片,那些碎片掉落下来,砸到地面竟变成了无数庞大的机械蜘蛛!它们原本抱在一起团成一个巨大的球形,此时又恢复了原来面目。有一层楼那么高的蜘蛛们在地面上张牙舞爪,空中又落下更多。它们巨大的爪子把防空炮撕成两半,戳穿战车的装甲。
��� 整个基地愣了一下,然后清醒过来。步兵和战车的炮火开始怒吼,机械蜘蛛们身上同时受到十几处伤害,晃一晃然后倒下去。我能做什么呢?我一边朝着蜘蛛乱打一边想,也只有这样了吧。
��� 但那是一个飞岛那么多的机械蜘蛛啊。它们不断地往下落,有许多直接掉到步兵或战车的头顶上,更多的落到它们同伴的身上。整个基地简直被这些蜘蛛覆盖了密密麻麻的一层,我身边的步兵们一个个倒下去,耳朵里全是蜘蛛们跑动时嘁嘁喳喳的声音。它们越积越多,越积越多。子弹打光了,我吼叫着用枪托朝着机械蜘蛛巨大的钢肢打过去,直到我发现它们根本不进攻我,只是立在那里原地待命。
��� 原本连绵不断的震耳欲聋的炮火声渐渐稀疏了,飞岛仍然悬在空中,遮天蔽日,然而没有更多的机械蜘蛛掉下来了。我举着枪不住地喘粗气,机械蜘蛛们把我围了起来,站在距我三米的地方一动不动。更远的地方,是一望无际的灰色的机械蜘蛛。
��� 图灵设备造不出人,但能造出自动武器和机器人。他不希望感到孤单,于是要图灵设备造出了整整一支军队,每一个都是人形的机器人。
��� 他擅长建造,却不擅长战略和战术,但他希望用自己的双手抵抗破坏者。于是他把指挥权交给了图灵设备,自己接受图灵设备的建议,在军队中做了一名步兵,跟其他机器步兵没半点差异。他给他们每一个起了名字,跟他们并肩作战。
��� 他不希望这只是他一个人的战斗。
��� 这终究还是变成了我一个人的战斗啊,我想。
��� 整个基地被蜘蛛完全覆盖,破坏者毁灭了一切,而我对此无能为力。也许我该死去,但我太懂得生命的宝贵。我想起了我的花。
��� 我小心翼翼地把那朵粉红的小花从储物箱里取出,原本晶莹剔透的花瓣已经萎蔫,但色彩依然耀眼。我轻轻地嗅着它,微笑着面对机械蜘蛛的海。
��� 那片海突然退了潮。蜘蛛们骚动着挥动它们的钢肢向后退去,露出原本被它们覆盖着的士兵和基地和战车的残骸。惨不忍睹。我诧异地望着它们,完全猜想不透。
��� 我又感觉到了压力。我抬起头,飞岛正在缓缓下降。现在我能够清晰地看到它的轮廓了,那是一个钢铁的球体,粗糙的表面遍布突出的尖刺。飞岛的底部接触到了基地的地面,但它巨大的重量使得地面下陷了好几米。尘土飞扬。我大口喘着气,努力使自己平静地面对破坏者的真正面目。
��� 钢铁摩擦的声音再度响起,机械蜘蛛们回来了。它们蜂拥着冲上飞岛,几乎在我面前堆成了一座小山。我看到一只白色的机械蜘蛛踩着蜘蛛们铺成的坡道缓缓下行,向我走来,它的背上立着一个人。
��� 那白色蜘蛛在我面前几米的地方停下,伏身下去,八条钢肢在地上铺展开来。它背上的人与我对视。那是一张陌生的脸,平静的表情下似乎隐藏着一丝狂热。
��� 那人用手指挖出了自己的左眼,没有流血。他依然平静地看着我。
��� 我明白了。这是我犯下的过错,这是我应受的惩罚。我手中的粉色小花掉落下去,被我自己踩成了粉末。

]]>

我的2007

< ![CDATA[ 2007年终总结
2007年最后一秒钟的时候,我正站在挑战网工作室的小楼梯上眺望远方的焰火,身边站着angie。我们绕几座宿舍楼转了一大圈,楼上的孩子们朝我们大喊大叫,于是很开心。原来迎接新年可以是这么棒的一件事。
前几天琛哥组织的聚会时候,他要我总结一下2007年值得记住的几件事,我是这么说的:第一件是跟angie在一起;第二件是让挑战网往好的方面走了几步;第三件是今年发表的文字多于过去几年的总和;第四件是我的兵马俑美工组组长之名终于名副其实。
按照惯例,从一月到十二月顺下来。
一月份的生活很单纯,由于十二月底才正式接手挑战网,因此这个月里我就在努力打点各处关系,了解情况和确定方针,完全无暇顾及其他事情。《天空之城》本月发表。
二月是寒假,埋头写东西。我写过得最长的小说《睁开你的双眼》完成,两万七千字,然后扔在说书人那里了。月底的时候我去看了重病的小姑父,深有感触。
从二月到三月我知道了一些事情并决定了一些事情。而后我的学习生活照常进行。整日忙于挑战网的诸多事情,完全无暇顾及其他。小姑父去世了。
四月出现了一些令人兴奋的事情,我们决定拍一部科幻DV!4月20日我写出了我的第一个剧本《外壳》,四月里剩下的时间我们都在做筹划工作。《野蛮人的黑金》出乎意料地上了《幻想1+1》。
五一假期正式开拍,然而七天的日子里进度远远低于我们的预期。我们意识到这件事情没有开始计划的那么简单。五月的中旬发生了重要的事——西安高校幻想文化节。见到了九州的老妖们,做了讲座,以及最重要的——认识了Angie。这个月里《内布罗佩什安魂曲》在九州幻想发表。
六月二号写了海国志异《巴别之城》,我们的DV计划基本宣布流产。同一个月里我开始追求某人。
整个七月我都处于混乱的精神状态之中。十五号到达镇江APP金东纸业开始实习,一个月的实习里我写完了《1945年的母系氏族》,逛了镇江南京上海丹阳,在上海跟老妖们聚会,设计挑战网新版。八月中旬我回到西安,精神状态依然不稳定。《巴别之城》发表。
九月,静心。新的开始,然而我发现对挑战网的激情有所减退啊……九月里最难忘的事情是关于angie的。为保研的事情而头疼不已。
十月份一切朝着令人愉快的方向发展,包括短信数量直线上升,包括确定了导师。《1945年的母系氏族》发表。
十一月的时候光棍节,我说我们仍然是光棍。不过一切已经不同了。这个月里我在响应琛哥号召,努力地翻译《工厂物理学》。
十二月一号值得永远铭记。那天我们在朱雀的山下看星星,雪地里很冷,星星很亮很多。我不再是一个人了。这是最开心的一个月,包括冬至和平安夜以及刚才过去的那个晚上。
整整十年之前那部叫《甲方乙方》的电影说“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多棒啊,200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