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睁开你的双眼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圣经·åˆ›ä¸–纪》第1章第3节

       雯莉想打个哈欠,又怕被邱老师点到名字,只好忍住了,做出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邱老师正在讲线性规划的单纯形解法,雯莉的视域里充满了学校的强制教学光信息,左边一半是身材高挑的邱老师讲课的图像,右边一半是一个随着邱老师的讲解不断变换的空间直角坐标系。坐标系里两条直线的交点亮起来,邱老师正在讲:“关于线性规划的基本解……”

       哦,得了。雯莉实在听不下去了。她妈妈在一家快递公司工作,整天算的都是这规划那规划,线性规划这种入门级的东西,两年前雯莉就摸得清清楚楚了。这可恶的学校,雯莉低低地抱怨着。现在都是光时代了,学校讲课的法子还跟几百年前一个模样。视觉传递信息的速度比听觉快上几百万倍,可是教育家们总是说听觉刺激对掌握知识意义非凡,所以老师们不像做其他行当的人,始终都没有经历光失业危机,一直都是那么趾高气扬的。教室是信息封闭的,上课的时候,教室里面的学生根本不能跟外面的节点取得联系;学生们必须接受学校的强制教学光信息,简单来说就是你非看不可,如果你换了频道或是关了教学光,再或者趴着睡觉,老师都会立刻知道;而且学校也不怕学生换频道,反正其他频道也只有学校发送的红橙相间的小方格背景信息,让人看了就不舒服,非换回教学频道不可。

       雯莉决定耍个花招。她找到上衣口袋里一个快捷按钮,启动一个小小的伪装程序。这程序是上个星期邻班的一个追求她的男生专门给她做的,能够向周围发出伪装信息。不管雯莉事实上在做什么,除非切换到真实视域,否则别人眼中看到的雯莉肯定是在正襟危坐着听课的。邱老师正忙着讲课,哪儿可能切到真实视域来看她啊。

       准备工作就绪,雯莉趴在桌子上打算小睡一觉。据说前光时代的人们是能够靠“眼睑”来隔绝一切外来光的,学生们在课堂上睡觉也就方便得多,不用忍受着视域里那个不断旋转的坐标系。正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左侧的默认视域里,邱老师身后墙上的投影节点似乎正在向她微微闪光。雯莉顿时来了精神,仔细地看重叠在邱老师身上的几个淡红色半透明的字,那几个字写的是:“你在睡觉,我看见了。”

       这是班里几个擅长光通信硬件的学生的杰作,他们改装了讲台上的投影专用节点,把它变成了上课时同学们窃窃私语的工具。号称“天王”的李聿明又建立了一套班内的通讯协议,让那个投影节点可以识别班上所有同学的手指动作,发出光信息,被教学摄像机摄入镜头,再通过学校的教学信息发送到每个同学的视域里。这套通信系统的高明之处在于,它不建立新的通讯连接,而是直接用学校提供的教学光,躲开了学校的通讯监视。为了让同学之间能够说悄悄话,这套协议里还加入了传统的公钥—私钥加密体系,每个同学拥有一对公钥和私钥,公钥向同学们公布,而私钥只有自己知道;发给雯莉的信息必须先用雯莉告诉大家的公钥加密,而后就只能用雯莉的私钥解读出来。在其他人看来,发给雯莉的光信息只是几丝淡淡的无规则光线而已。

       雯莉开始紧张,害怕自己的伪装被老师看穿。可是投影节点又发过来几个字:“不要害怕,我是李聿明。看到了就回个信。”

       雯莉手掌里变湿了,她总是这样,紧张的时候手心就不住地出汗。“天王”竟然主动跟我搭话!那可是无数女生心中的偶像啊。虽然聿明算不上帅哥,但这光时代谁还在乎外表?重点在于聿明是公认的才华横溢,虽然平时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谁都不爱搭理,可是据跟他聊过天的女生说,聿明还是很可爱的。

       雯莉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向投影节点小心翼翼地捻动手指,用协议中规定的编码向聿明发出信息:“我看到了。有什么事?”仔细斟酌词句,这句话还算得体,做出不在意的样子,保持几分矜持,同时又避免聿明结束对话。聿明的公钥是什么来着?雯莉在记忆库里翻了一大阵子才找到,加密,发送——聿明应该已经能看到她发的信息了。

       雯莉眼前的视域里突然冒出一个红色的大字:“嗨!”,这个字重叠在邱老师不断挥动的双手上,那双手好像沾满了血似的。雯莉吓了一大跳,几乎叫了出来。红字消失了,视域里似乎有个不清晰的人影在动。另一行红字显示出来:“切换到红色通道”。

       雯莉照着做了,视域里变成一片红色,邱老师的影像变得模糊,另一个人的影像却清晰起来。那是李聿明!他正用手指拨弄着下巴上不多的几根胡子,似笑非笑地看着雯莉。“你怎么做到的?”雯莉几乎叫出来。她看看视域里邱老师模糊的影子,似乎没什么异样。她想了想,还是小心地捻动手指,发出这条疑问的信息。

       聿明笑起来,不过没有声音。他飞快地按动键盘,在雯莉的视域里敲出一行文字:“我不想听课,然后发现你也没有听,所以找你聊聊天。”另起一行,“你想知道我怎么做到的?说起来挺长,你真的想看?”雯莉舒一口气,回复道:“想知道。”天王真的乐意跟我聊天!

       视域里聿明开始埋头按键盘,他肯定用了词句自动完成功能,一个个字飞快地冒出来,比说话还快些。“你用的是邻班的唐建七行做的伪装程序吧?”雯丽的视域里蓦地蹦出一幅唐建七行傻傻笑着的照片,“他的能耐还不错,做得挺像真的,不大容易被发现。他的程序是在自己身上下功夫,像变色龙一样发出伪装信息,安全性低但是容易实现。我也做了伪装,不过是在邱老师身上下功夫,”又是一幅邱老师讲课的照片,“老师以外的人都看得见我在做什么。”视域里的他抬起头,咧开嘴笑笑,低头继续按键盘。雯莉忙发一条消息:“真厉害!”

       红色的字继续显示:“我在邱老师那身Lucida & Dubois的套装上放了一个木马程序,”雯丽的视域里出现提示,需要选择是否接收来自邱老师的文件,她选了接收,把文件放在T恤的左肩上。聿明的红字接着蹦出来:“这就是我的木马~不管她用什么样的视域什么样的滤镜,除了真实视域之外,我的木马都会干扰她接受到的光信息,在她看来我一直是在好好听课的;而且那木马还能干扰邱老师的教学光,在里面掺上我发出的光信息,所以你就能在教学光里看见我了~~嘻。”他发过来一幅一只熊猫笑得倒在地上的图片。

       雯丽吃惊地咬咬自己的下唇。要知道老师们身上都装着好几层防火墙和反木马软件,专门防着学生们的恶作剧,聿明能让邱老师中招,那可真的很厉害。她小心翼翼地问:“那……我现在也中了你的木马了?”聿明摇摇头,雯丽的视域里出现一幅女性职业套装的广告画,衣服上重叠着一个木马的图样,旁边用小字写着“本产品仅供Lucida & Dubois套装XR4530使用”。雯丽小声笑了起来。

       广告画隐去,聿明的红字写道:“我听说你的光格斗术很强呢!是跟谁学的啊?”雯丽的脸红了起来,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些。天王一直在关注我么?这个念头刚出现就被她推翻了,李聿明什么都知道,当然知道我会光格斗。她捻动手指,说:“还可以吧,我爸爸是格斗术教练。”视域里聿明睁大了眼睛,眉毛挑得老高,红字显示道:“那你一定厉害得很了!我有事想麻烦你呢。”

       雯丽简直是受宠若惊了。她紧张得不知说什么好,却没注意到邱老师讲课的声音忽然停了。雯丽的视域里邱老师的全身像突然变成了一个大头,跟李聿明的脸重合在一起。聿明脸上全是讶异的神色,闪了一闪消失了。雯丽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把视域调回正常的通道模式,脸上是红通通的一片。 “梁雯丽同学!”邱老师不紧不慢地说,“请回答这个问题。”

       唐建七行的软件这时开始发挥它强大的功能了,伪装光不断向周围发散,精巧的三维建模把雯丽的身材模拟得一丝不差。在别人看来她正慢腾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用手捋捋头发,然后是上周唐建七行缠着她要她录的音:“嗯……请说……”雯丽这时才差不多整理好了表情,站起身来,跟伪装信息里她的姿势保持一致,伪装信息淡出,真实形象淡入……天衣无缝的伪装,雯丽有点得意。视域里原本旋转的坐标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黑底白字的表格。邱老师说:“请看视域右侧的单纯形表格。试着说一下,题目中的六个未知数满足什么条件的时候,现行解可行,但问题无有限最优解?”

       无有限最优解?雯丽红着脸迅速地读题,表格里的数据通过视神经存入记忆库,几乎没有花时间。她在记忆库里努力寻找妈妈教过的表格单纯形法,我亲爱的二叉排序树啊……找到了。雯丽忽然愣了,妈妈教的表格跟邱老师的表格完全不一样!她忙着查记忆库里的各种资料,可是这么短时间根本看不明白。她傻傻地站着,不知怎么办好。邱老师慢慢朝她走过来,声音冷冰冰地:“不会回答吗?刚才讲课的时候你在做什么呢?”

       雯丽几乎要哭出来了。要知道学校对上课耍花样的学生有很严格的惩罚措施,也许会被罚屏蔽视域一小时,什么都不能看呢!怎么办啊……视域里邱老师的头像忽然模糊了,聿明的光信息又插了进来。雯丽立刻把视域调到红色通道,聿明正笑嘻嘻地看着她,下巴上写着一行红字。雯丽大声念出来:“条件应该是:d大于零,a1小于零且σ2大于零。”邱老师点点头,“正确。”她整一整套装的领子,续道:“上课的时候记得认真听课。”邱老师转身走回讲台,继续讲她的单纯形法。雯丽舒一口气坐下,心里怦怦直跳。聿明又发过来一条消息:“下次小心。我下课再找你吧。”雯丽不敢再耍什么花样了,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听邱老师的表格单纯形解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