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我的回忆(1st)

这里提到的都是那些曾经数次以不同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的人们。只是纪念,纪念我的记忆。 栾YL。这是个数次让我愤愤的人。从小学到高中,我无数次遇到这个人,又无数次被忽视。记得他的原因很单纯,因为他从来不记得我。
我小学五年级,他六年级。一块儿参加小学数学竞赛的特训,整日整日地做题和讨论。当时人也多,六年级的大概有15人,五年级的3人。栾YL同学给我的感觉很简单:粗暴。记忆里最清楚的事情是某日我不留神把他的文具盒打翻在地上,于是他两手扯着我的头一阵乱晃,所谓“洗头”。
我初中一年级,他二年级。我参加学校的民乐队,吹笛子。合练的时候我看见栾同学,觉得是熟人,于是打算上前打个招呼。举起手的时候看见他眼睛里一副陌生的样子,随即心里郁闷无比,心想你怎么就不认得我了?又觉得我当时是那么一小东西,他不认得我也是平常。罢了罢了,重新认识一遍算了,全当我也不认识他。后来练《春江花月夜》的时候,我还拿着他家的一支洞箫吹了一个月呢。
我高中一年级,他二年级。栾YL跟我们初中时的学生会主席是好朋友,而且那主席也在民乐队里面。当时两个人正一块儿在学校里走,那学生会主席见了我挺高兴,打招呼说,你也考到这儿来了呀?我答了几句,眼睛却乜着旁边一副冷漠状的栾YL同学,心道你这可是第三回不认得我了。往后无数次在学校里遇见他,也曾想打个招呼再认识他一遍,却再也没说出声过。
我到底认得他不? ]]>

遥远的学前班时代(0th)

2006-06-05 00:01王蓬 (西安交大)
其实……学前班的时候我就跟你同学呢。 2006-06-07 16:02孙小虎
回复王蓬:你是说,在炮八师? 2006-06-07 17:28王蓬 (西安交大)
回复孙小虎:坦克八师,不是炮。 2006-06-08 20:47孙小虎
回复王蓬:我弄错了,那你是如何发现这件鲜为人知的事情的呢? 2006-06-08 23:10王蓬 (西安交大)
回复孙小虎:我一直都知……只是不知你知不知罢了 2006-06-10 12:40孙小虎
回复王蓬:我一直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
不知道你那时叫什么名字,另外,或许你还知道当时在一起的别的人。
可是你是怎么记住我的?而在漫长的初中和高中又为何没有告诉我呢? 2006-06-10 15:42王蓬 (西安交大)
回复孙小虎:我的名字自然没变过。 发信人: 王蓬
收信人: 孙小虎
日 期: 2006-06-10 15:54
主 题: 关于我的记忆
内 容:
关于学前班,我的记忆里还剩了些。
首先是大班的圈圈操。一人拿一对塑料圈,一红一绿。
然后是班里的同学们。记忆中仍然存有名字的包括你、刘鹏、方正。没了。记得刘鹏是因为他是我的同桌;记得方正是因为某次玩“猫和老鼠”的游戏时我把作为男生的头的他弄哭了,以及东风街上现在圣荣大酒店的位置当年曾经是北大方正的一家专卖店。
还有新地雪糕,一块钱,香芋味,里面还有葡萄干。
记得你主要是因为两个事件。第一件事是某次我上面提到的这两个人莫名其妙地开始跟你追打,于是我莫名其妙地参与其中去帮你,于是那两人莫名其妙地结束战斗并生气地问我,关你什么事了?
另一个事件则是暑假前约十五天的时候,某日老院长到班里来说,父母都不是军人的请举手。当时的结果我记得很清楚,举手的只有两个人,就是你和我。
这些事情我当然一直都记得……只是懒得跟人说罢了。意义不大啊。就好像说如果我去找我幼儿园小班时的第一个老师并告诉她我一直记得当年她家的地址且记得我上幼儿园的第二天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那也没什么意义啊。  
  ]]>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的宏观经济学似乎是大学两年来我学得最烂的一门课……得开始补课了。
我的长篇啊……从六月二号就开始想,直到现在还不敢动笔。不过细节倒是想了不少。第一次写长篇就尝试这么复杂的东西是不是过分了点?
还有运筹学马政经电工电子foxpro….不过看来好似还有一个多月……怎么复习也够了……
好好学习才是王道。
加油加油。 ]]>

醉?

科幻众和奇幻众的轮番攻击……尤其是linux和fanmm这一对,整晚我都濒临崩溃。还好出来的时候我还能够走成直线,说的话还不是太混乱。
然后居然还有e瞳网的坐谈吃西瓜和SF/Fantasy众的杀人游戏……我居然疯狂到要吹笛子……丢人了丢人了,有气无力地。还好有mm陪~~
最奇异的在后面。我十一点半回寝室,头痛着在校内网上逛了一小时,到处胡乱留言。十二点半上床,开始乱七八糟地想。不是做梦,而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的狂想。听着吴波都上床睡了,我居然毫无睡意。于是下床刷牙齿,脑袋已经不痛了,不过两只胳膊却不知为何关节处都有刺痛感。这个时候是两点四十五分。
然后上网。在taobao上乱逛,发现搜索减价商品是在是件很爽的事,我参拍了一件jack&jones的T恤和一条牛仔裤,T恤17,裤子33。现在是便宜,估计一会就被别人拍去了。逛到五点十五分,我想我该睡了。
然而仍无睡意。躺在床上想我的小说该怎么写,想着想着外面天都亮了,徐琛起床上厕所。我估计我最终睡着的时刻应该接近七点。
我把这事跟小昭说的时候,他的反应是:你喝的是酒还是咖啡啊? ]]>